火星小说破解版app

  “我都已經說過瞭,這個孩子真的是涼旭的孩子!”柳欣瑜向媒體說瞭這句話,淚水好像馬上就要滾出眼眶瞭,“可是總有些不懷好意的人!用各種事情來污蔑我!”她走過去,拉起瞭那個護士的手:“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給我這個證明清白的機會。”她一回頭,想看看薛芷夏的反應,但是沒想到的是,除瞭柳傢人之外,包括薛芷夏在內,所有的人都笑瞭,笑容裡含著不加掩飾的嘲諷。柳欣瑜立刻轉頭:“我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會怎麼樣,但是薛芷夏這個女人的影響,我猜,絕對不會在我生命裡消失……”她想讓整個晉城的唾沫,直接將這個女人淹死。大大小小的記者對著她就是一陣猛拍。這種素材要是流傳出去,絕對是晉城的一顆定,時,炸,彈,能夠讓整個晉城都為此沸騰起來。“傅涼旭,如今結果都出來瞭!你有兩個選擇,要麼身敗名裂,要麼就把我女兒八抬大轎娶進你們傅傢!不然我們就法庭上見!”柳父大聲喊。他這麼一帶,整個柳傢的人都沸騰起來瞭,紛紛叫嚷讓傅涼旭給個說法。“今天你要是不娶瞭我們,我今天就在這兒不走瞭!”柳母哪兒還有一點富傢太太的矜持和涵養,整個人都像罵街的潑婦一樣,毫無形象可言。柳傢整個都散發出瞭“今天傅涼旭不娶柳欣瑜我們誓不罷休”的氣勢。“傅涼旭!你有沒有種!要做個躲在老婆孩子之後的慫蛋麼?”有人大聲喊。傅涼旭一直冷眼看著這些人的所作所為,等他們鬧得差不多瞭之後,終於走瞭出來:“如果真的是我的孩子,我一定會負責任,把柳小姐明媒正娶進我們傢門。”“現在已經證實瞭孩子是你的!你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!”傅涼旭笑瞭,擺出一個妥協的姿態來:“好,那你們現在想怎麼樣?”“離婚!跟薛芷夏那個女人離婚!把那個野種趕出你們傢門!”柳母還是很激動,拉著女兒的手,“不然我們欣瑜永遠不會原諒你!我們柳傢也永遠不會放過你們!”“哦……我知道瞭。”傅涼旭的聲音拉得很長,讓柳父幾乎以為他就要同意瞭。這個男人,說什麼是晉城的獵豹……被抓住瞭尾巴之後,還不是乖得像隻貓一樣!“但是……”傅涼旭重新把眼睛正視柳傢人,柳父這才發現,那還是獵豹的眼神。“我為什麼要和我自己的妻子離婚,去娶一個懷著不知道是誰的孩子的女人?”傅涼旭這句話一出口,柳傢的人都怔愣瞭,這是什麼意思?柳母第一個反應過來:“難不成,你想連親子鑒定的結果都不管瞭麼?這麼多雙眼睛在這裡看著,傅涼旭,你可要想清楚瞭!不要因為你的一個決定,毀瞭你們整個傅傢!”“那你們知不知道,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威脅恐嚇?”傅涼旭又笑瞭。柳欣瑜毫不退讓:“我在威脅恐嚇?真正威脅恐嚇的人不知道是誰!”“柳小姐,能把你手裡的那張紙給我看看麼?”傅涼旭向柳欣瑜伸出瞭手,柳欣瑜本來有下意識地排斥,但是一想到現在白紙黑字地寫著最後的結果,他傅涼旭想抵賴也沒辦法,於是真的把鑒定結果放到傅涼旭手中。傅涼旭接過以後,仔仔細細地看瞭起來。柳欣瑜忍不住出聲:“你可以不接受我……但是你連你自己的孩子都不想接受瞭麼?我們到底做錯瞭什麼?”“做錯瞭什麼?”傅涼旭抬起頭,眼睛裡都是笑意,“柳小姐,我記得我自己樣本的每一項數值……但是現在很奇怪,上面這個數值好像跟我的,沒有一個是一樣的。”柳欣瑜猝不及防,她以為傅涼旭在意的隻是最後的結果。記住自己的幾百個數值……到底是怎麼樣的變態才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?柳欣瑜雖然驚訝,但還是強撐著反駁回去:“誰會怎麼無聊記住自己的數值?你又怎麼能保證現在你記住的,就是完全正確的麼?”“我當然不能保證。”傅涼旭的回答讓柳欣瑜松瞭一口氣,但是他馬上拍瞭兩下掌:“張醫生,你出來一下。”話音剛落,裡面辦公室走出來一個戴金絲眼鏡的年輕男人來。柳欣瑜愣住瞭,這個男人怎麼會聽傅涼旭的話?他不是已經接瞭自己的條件,已經幫自己換瞭傅涼旭的樣本?現在是要幹什麼?他怎麼會是傅涼旭那邊的人?有一種恐懼突然在她的喉嚨裡出現,讓柳欣瑜喃喃出聲:“不……不……”男人出來對傅涼旭一點頭:“傅總,已經像您之前說的一樣,全都保留下來瞭。”見傅涼旭許可之後,他掏出瞭一個手機,開始播放之前留下來的錄音。“有沒有什麼辦法,能讓最後的結果顯示,我的孩子就是傅涼旭的。”“柳小姐,這一點我們可能很難做到,請您另請高明吧,我們沒辦法幫您完成這件事。”“你想要什麼?錢?權?隻要你說出來,我都可以滿足你,隻要你答應我的條件。”“不好意思柳小姐,如果您沒有其他的事情,我們就先掛瞭,醫院這邊很忙,沒有過多的的時間耗在您的身上。非要把這個孩子當成是傅總的,您知道我們會很為難。”“你有一個女兒是吧?你有沒有問過你老婆,你女兒現在在哪兒?”“……柳小姐,您這樣做是違法的,我們有權可以控訴您。”“在晉城,權勢就是法律。在你去控訴我之前,你的寶貝女兒可就永遠隻能沉睡在夢裡瞭。我還是那個態度,如果你答應我的條件,我就能保證你女兒的平安。”“……那柳小姐您想要我怎麼做?我這邊能夠掌握的條件很有限。”“你女兒的性命,就取決於你能提供什麼方法和條件,你最好想清楚瞭,張醫生。”“……隻要您能夠提供孩子親生父親的樣本,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把傅總的樣本偷梁換柱下來,這樣一來,親子鑒定的結果,就會顯示兩個人的父子關系。”“一定要這麼做麼?就沒有其他的方法麼?”“是的,必須要接近孩子的親生父親取得樣本,否則我這邊也沒有其他的方法。”“好的,後天我把樣本交給你,你負責幫我完成樣本的對換,事成之後我再把你女兒放回來,清楚瞭麼?她的命可就掌握在你的手裡,你得認真瞭。”很明顯,錄音裡的聲音人們都很清楚,正是柳欣瑜的。媒體一時間驚呆瞭,但是反應快的早已經準備好瞭錄音筆和其他的錄音設備,把這一段對話完整地錄制瞭下來。“不知道你還有什麼話好說,真的是非常精彩的手段。”傅涼旭示意張醫生退下去。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柳欣瑜這時候卻冷靜得可怕,聲調不變地應對傅涼旭。“這個東西我們會交給警察,看他們會判斷你的行為是什麼。是恐嚇勒索還是其他的東西,就讓警察和法律去說吧。當然,首先你要知道的是,晉城的法律可不是權勢。就算是權勢……也不會是你們柳傢。”傅涼旭的聲音很有威懾力。“你們憑什麼說是我女兒做的!有可能是有人偽裝瞭她的聲音也說不定!”柳父額頭上已經冒出瞭冷汗,但是還是硬撐著回答傅涼旭。薛芷夏也站出來瞭:“柳欣瑜,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周倩影?”“周倩影?”柳欣瑜沒有想到她會突然提起這個女人,想瞭一下,“我當然知道她,她已經失蹤瞭很久瞭,連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哪裡……”“你說你不知道是吧……”薛芷夏走瞭兩步,“雖然前一段時間,城南的木材加工廠發生瞭一場大火,那場火大得像是要把一切都燒毀……但是,有些東西是燒不掉的。”“就比如……一個女人的屍體,即使被燒焦,也會留在那裡。”“她死瞭?”柳欣瑜驚叫出聲,她演得很好,讓人真的覺得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。隨即柳欣瑜一咬牙,“都怪傅涼沁……要不是她把周倩影帶到那種地方,還帶來那種人……周倩影她也不會就這麼……就這麼死瞭……”“涼沁?”傅父皺起瞭眉頭,找瞭這麼久,陡然聽到瞭女兒的消息,居然是從這種人口中。“是的!”柳欣瑜轉向媒體,“就是因為傅涼沁,把找到瞭周倩影之後,把她帶到瞭那種地方!還借此把她一直討厭的薛芷夏也叫到瞭那種地方,就是想逼薛芷夏離開她哥哥……哪裡想到,傅涼旭也跟著來瞭……傅涼沁請的那個幫手一時聽瞭她的蠱惑……就……”反正現在傅涼沁也不會被顧城放出來,不如用她來做自己的擋箭牌,先把一切事情都推到她身上,等到顧城聽到消息找自己算賬的時候,輿論已經到瞭不可收拾的地步。現場的情形,隻能讓自己走一步看一步,先躲避開現在的危機。“所以你的意思是……一切都是我妹妹做的?”傅涼旭看著她。“是的,不然她為什麼一直不敢出現,連消息都不讓你們知道?”柳欣瑜連眼皮都不眨一下,“她是在逃逸!她是在躲避她犯下的那些過錯!”那個棋子,已經徹底沒用瞭。與其讓自己就這麼丟掉,還不如利用完她最後的價值。就算是一起相伴瞭這麼多年,也不是自己心甘情願的,自己的所作所為,都是一種目的性的行為。以前的陪伴,就當做自己對現在的一切給的補償。“柳欣瑜!你敢不敢摸著你的良心說話!”傅涼旭低沉地說出聲。柳欣瑜捂著肚子,向著傅涼旭和薛芷夏:“我說,周倩影的死,全都是傅涼沁幹的,她躲藏到現在,就是為瞭逃避自己的過錯,為瞭逃避制裁!”“不知道,誰會受到制裁。”一隊警察和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瞭進來,他們身後跟著一個人,那個人對柳欣瑜說瞭這樣的話。後悔無妻:前夫請矜持